歡迎訪問亞當新聞網
你的位置:首頁 > 財經 > 新聞正文

殺人鯨一出手:10倍白馬澳優立馬跌20% 最新回應來了

時間: 2019-08-15 17:45:31 | 來源: 新浪財經綜合 | 閱讀: 43次

又有白馬股閃崩!暴賺10倍后,“殺人鯨”一出手,立馬暴跌20%!最新回應來了

來源:中國基金報

知名沽空機構“殺人鯨”再度出手,這次瞄準的對象則是剛剛公布中報業績的港股10倍大白馬公司。

8月15日盤中,美國沽空機構殺人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發布一份多達上萬字的做空報告,指控澳優公司存在造假行為,并對其財務數據等提出多項質疑。殺人鯨甚至認為,澳優財務數據完全不可信,而且完全不值得投資,該股僅價值5.78港元。

這也是三個月前殺人鯨做空安踏體育之后,又一次針對港股上市公司進行重磅沽空的報告。而此前輝山乳業遭遇渾水做空后爆出債務危機的事件,也同樣警醒投資者,讓市場對澳優此番未來股價表現表示擔憂。

上述沽空報告一出,澳優股價應聲下跌,股價盤中急挫20%,市值蒸發近40億港元。隨后,澳優乳業公司緊急申請臨時停牌。

當日下午四點左右,澳優在港交所發布澄清公告稱,殺人鯨給出的做空報告所述指控并不準確且具有誤導性。

澳優遭殺人鯨做空

被指虛增營業收入?

安踏體育做空風波剛剛過去不久,海外做空機構又開始下重手出擊。

8月15日盤中,美國做空機構殺人鯨資本發布做空報告,指控澳優公司存在造假行為,并對其財務數據等提出多項質疑。

殺人鯨資本在報告中表示,根據其深入調查以及掌握的證據顯示,澳優需報了營業收入并且低報了費用。據海關數據顯示,澳優進口奶粉的金額和數量遠遠低于公司所披露的銷售所需的數量。

數據顯示,2016和2017年兩年間,根據澳優的進口代理商所披露的進口額計算出,澳優虛報了52%其在中國的嬰兒配方奶粉收入。根據這些獨立證據,殺人鯨資本認為,將披露和預測的澳優中國區嬰兒奶粉收入向下調整52%再對公司進行估值。

“澳優目前的估值是過去十二個月凈利潤的30倍,這是高位的增長估值倍數,只適用于企業治理最優秀的公司,然而我們的調查表明,澳優虛報營業收入,誤導中國消費者、隱藏成本,并且讓高管通過持股分銷商中飽私囊。因此,我們隊澳優的市盈率搭上了25%的企業治理折扣。”

除此之外,殺人鯨資本還指出,澳優存在低報人工費用,實際盈利水平遠低于其披露水平、通過子公司云養邦進行虛假交易和秘密輸送利益等問題。

按照殺人鯨資本的估算,得到澳優的股價估值為每股港元5.78,相較上個交易日收市價格下行53%。歸根結底,殺人鯨資本得出的結論是,“澳優公司治理十分糟糕,財務數據完全不可信”。

當日下午四點左右,澳優在港交所發布澄清公告稱,殺人鯨給出的做空報告所述指控并不準確且具有誤導性。

據上述公告稱,澳優董事會強烈否認沽空機構Blue Orca Capital報告所載之指控,并認為該等指控并不準確及具誤導性。

澳優在公告中表示,股東務須注意,相關指控乃沽空機構之意見,在一般情況下,其利益未必與股東利益相符一致,而其亦可能蓄意打擊對本公司及管理層之信心,損害本公司聲譽。因此,公司提示股東應小心處理該等指控。同時,公司將保留對做空機構殺人鯨資本及相關指控之負責人士采取法律行動之權利。

股價盤中重挫超20%

曾是十倍大白馬股

“殺人鯨”做空報告發布后,很快引來市場反應。

8月15日盤中,做空消息出現后,澳優的港股股價出現急轉直下,此前還是小幅上漲走勢的股價迅速下挫,盤中重挫超23%。

而在澳優股價暴跌20.11%后,公司開始申請緊急停牌。截至停牌前,澳優最新股價報9.73港元,最新總市值156.45億港元。

這也意味著,相比殺人鯨資本給出的估值價格,澳優或還有40%的下跌空間。

值得注意的是,澳優公司遭遇做空消息,引起一波市場爭議,這是因為此前公司股價表現穩定,經營業績獲得多數投資機構認可,如今卻被做空機構狙擊。

數據顯示,從2015年9月至2019年7月,澳優股份股價從1.71港元至不斷上漲至最高16.68港元,四年時間,股價翻漲超10倍。

對于多數投資者而言,近幾年來,澳優公司經營穩定,業績表現不俗,股價更是吸引市場資金,妥妥的大白馬股一枚。而這樣的優質公司遭遇“財務造假”指控,著實令投資者驚呆。

對于這份如此詳實的做空報告,投資者仍存在爭議。部分觀點認為,澳優在進口銷售數據造假的可能性較小,另有觀點則擔心,如果報告屬實,將揭開整個行業內在的秘密,對羊奶粉行業沖擊較大。投資者擔心,在此番遭遇做空后,乳業大牛股澳優是否已經結束了這波估值抬升的高速階段。

澳優兩天前剛發布中報

多券商仍堅持“買買買”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兩天前,澳優的中期財務報告剛剛發布,并迎來機構一片唱多聲音。

8月13日,澳優發布了2019年上半年業績報告,在報告期內,公司實現收入約31.48億元,較2018年同期25.82億元增長約21.9%;凈利潤約4.35億元,同比增長約63.8%。

報告期內,盡管中國配方奶粉產品市場的競爭持續激烈,惟集團的收入持續增加,主要是由于集團生產的優質產品、品牌定位清晰及采取有效的營銷戰略,推動自家品牌配方奶粉產品的銷售額節節上升。

““在剛過去的上半年,海普諾凱1897的單品銷售達到5個多億,增長達到了60%多,是增長最快的單品。”澳優首席財務官王煒華解讀業績數據時表示,預計下半年公司自有品牌嬰幼兒配方牛奶粉銷售額可實現同比(YOY)增長30%-35%,羊奶粉下半年可實現同比增長35%-40%。

在澳優乳業發布中報后,券商機構也紛紛發布唱多報告,并先后給出“買入”評級。國金證券分析師表示,澳優基本面趨勢向上,核心邏輯不變,未來發展依然有較大的空間。公司的核心業務增長穩健,持續向上。此外,公司積極開拓益生菌全產業鏈業務,進一步豐富營養品板塊,產品組合愈發完善。

“我們認為,公司主業依然維持著穩健的增長態勢,在同行業中有著較強的競爭力,短期下調不改澳優長期收入邏輯,長期發展依然堅定看好。”國金證券報告指出。

輝立證券分析師表示,隨著中國消費者對于羊奶的認知逐步提升,看好澳優中長期的發展,預計澳優旗下自有品牌中的羊奶粉將繼續保持高速增長,特別是較高端產品,相較牛奶粉則將保持穩定單位數字增長。

此外,大和證券分析師給出澳優目標價18.4港元,維持買入評級的研究報告。

曾“狙擊”安踏鎩羽而歸

澳優會否成為下一個輝山乳業?

說起殺人鯨資本的做空報告,不少人對其針對安踏的狙擊依然記憶猶新。

今年5月30日,沽空機構殺人鯨(Blue Orca Capital)負責人在投資論壇上公開質疑安踏體育的公司治理以及旗下品牌斐樂FILA收入不透明的情況,并預計安踏體育股價會有34%的跌幅,建議投資者沽空。當日,安踏體育一度跌超12%,觸及43.5港元低位。

在上述做空觀點被媒體報道后,安踏體育隨后發布澄清公告,表示董事會強烈否認報道中的有關猜測,認為有關猜測并不準確并具有誤導性。隨后安踏體育股價開始出現修復,股價一路上漲,并漲至近期高點55.10港元。

這也是殺人鯨資本做空狙擊后的一次慘痛的“滑鐵盧之戰”。

不過,由于此次針對乳業公司的做空狙擊,加上殺人鯨資本出具報告頗為詳實,也有投資者擔心澳優可能成為下一個輝山乳業。

早在2016年12月,知名做空機構渾水連續發布兩篇做空輝山乳業報告。在上述報告中,渾水稱輝山乳業價值接近零,指該公司最少自2014年以來一直發布不實的財務數據,包括盈利造假、夸大資本開支等,又指公司主席楊凱有可能挪用公司至少1.5億元人民幣資產,真實數字或更大。渾水在報告中的結論是:“我們認為這家公司的價值接近于零。”

彼時,輝山乳業股價表現相對平穩,并未出現太大波動。不過。僅僅過去三個月,輝山乳業自曝大雷,輝山乳業大股東挪用30億賬上資金投資房地產,資金無法回收。

值得注意的是,受到渾水報告的影響,多家銀行機構前往公司審計,發現輝山乳業出現單據造假。2017年3月24日,輝山乳業閃崩,股價暴跌近九成,短短30分鐘內,300多億市值灰飛煙滅。

輝山乳業債務危機爆發,公司股票價值幾乎灰飛煙滅,上市公司不得不提出重整計劃以解除困局。據悉,2018年12月20日,輝山乳業系列企業向管理人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初稿),涉及2702家債權人向管理人申報 5155筆債權合計720億元。目前,輝山乳業重整計劃仍陷入停滯,公司依然面臨退市風險。

如今,“殺人鯨”祭出重磅做空報告,澳優到底是安踏、還是輝山乳業?依然有待市場的證明。

附:殺人鯨資本有關澳優的沽空報告五大要點

澳優乳業股份有限公司 (HK: 1717) ( “澳優”或者“公司” ) 聲稱自己是一個快速成長垂直一體化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公司。澳優的核心業務是從位于歐洲,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自有工廠或者第三方供應商處進口配方奶粉到中國進行銷售。

澳優的歷史劣跡斑斑。在審計師(安永)對澳優進行了指控之后,澳優的股票被停牌2 年 4 個月(858 天)直到 2014 年 8 月。隨后的調查顯示,澳優虛增收入,并且某些高管試圖通過篡改公司賬簿和記錄來掩蓋財務造假行為。盡管澳優 CEO 因此下臺,但眾多與財務欺詐息息相關的高管卻仍然高居其位。

現如今,我們認為澳優又開始了財務造假行為。通過我們的深入調查,我們認為澳優夸大營業收入,誤導中國消費者,隱藏成本,并且通過未披露關聯方交易讓高管們得以隱秘地謀取私利。因此,我們對澳優的市盈率打上 25%的企業治理折扣。我們認為這個折扣十分保守。在我們看來,澳優的公司治理十分糟糕,財務數據完全不可信。

我們根據獨立證據對澳優的收入進行調整后,得到澳優的股價估值為每股港元 5.78,

相較上個交易日收市價格下行 53%。歸根結底,我們認為澳優完全不值得投資。

1. 海關數據顯示嬰幼兒配方奶粉在中國區的銷售額虛報 52%。

澳優聲稱其在中國銷售的所有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都是從澳優位于歐洲,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自有工廠或者第三方供應商處進口的。然而公開的海關數據顯示,澳優進口的嬰幼兒配方奶粉數量遠低于澳優聲稱的數量。

我們認為這表明澳優夸大了營業收入和利潤。在 2016和 2017 年這兩年期間,根據澳優的進口代理商披露的進口額,我們計算出澳優虛報了 52%的中國區配方奶粉銷售額。

2. 誤導中國消費者。

佳貝艾特羊奶粉是澳優的旗艦品牌之一,占澳優 2018 年營業收入的 38%。盡管佳貝艾特對歐洲和美國消費者的披露和宣傳非常謹慎,但是我們相信有充分證據證明佳貝艾特誤導了中國消費者。佳貝艾特中國官網上的文章宣傳乳糖不耐受或對牛奶蛋白過敏的嬰兒可以使用其配方羊奶粉作為替代品。

與之截然不同的是,佳貝艾特在其美國和歐洲網站上卻明確警告父母,乳糖不耐受或對牛奶蛋白過敏的孩子不應該使用佳貝艾特羊奶粉。此外佳貝艾特在主要的中國電商平臺上虛假宣傳其配方羊奶粉中的乳糖來自羊奶,然而卻在歐洲和美國市場承認其羊奶粉中的乳糖其實來自牛奶。我們認為澳優的誤導性披露有引起中國消費者抵制的風險。

3. 低報人工費用。

澳優披露其 2017 年的工資、薪金、退休金和人工相關費用為人民幣 4. 84 億。澳優絕大

多數的嬰幼兒配方奶粉都是在荷蘭生產,工廠都歸在荷蘭子公司 Ausnutria, B.V. 旗下。Ausnutria, B.V.在荷蘭監管文件中披露其 2017 年擁有 1,225 名全職員工,占澳優披露2017 年全公司全職員工人數(3,092 名)的 40%。

然而,Ausnutria, B.V. 的荷蘭監管文件卻顯示其 2017 年工資、退休金和相關人工費用為人民幣 4.54 億(歐元 0.595 億)。這表明盡管 Ausnutria, B.V. (和其荷蘭子公司)的員工人數只占了澳優總員工數的 40%,但是其工資、薪金和退休金成本就占了澳優披露的該年全公司合并人工費用的94-96%。澳優剩余60%的員工不可能無償工作。因此荷蘭監管文件表明了澳優很可能低報了人工費用,而澳優的實際盈利水平遠低于其披露水平。

2018 年法院案件顯示公司隱藏人工費用。在 2018 年 11 月判決的兩起案件中,原告因被拖欠工資而起訴了澳優的一家經銷商。該經銷商辯解稱,盡管這兩位促銷員理論上在其工資名單上,但該經銷商并不欠他們工資,因為他們實際上是澳優的員工。起初,法院同意了這一觀點,認為這兩名促銷員應該被視為澳優的員工,因為他們是由澳優招聘、雇傭、支付工資和管理的。盡管是個案,但法院案件表明澳優很可能通過由經銷商支付工資來將員工(以及相關成本)隱藏在財務報表之外。再加上來自荷蘭監管機構的文件,這些證據支持了我們的觀點,即澳優的實際成本遠遠高于其披露水平,其實際業務盈利水平遠低于其向投資者披露的水平。

4. 云養邦:虛假交易和秘密輸送利益的子公司。

澳優的 Nutrition Care 產品主要是通過云養邦(香港)有限公司(“云養邦香港”)在中國市場進行營銷和分銷。澳優聲稱其擁有云養邦香港 60%的股權,并且從2016 年以來一直將該所謂的子公司并表。2019 年 7 月,澳優宣布以人民幣 2.36 億(主要通過增發股票)從澳優高管處收購云養邦香港剩余 40%的股權。

然而,香港公司注冊文件清楚地顯示,截至 2018年 5 月 23 日和 2019 年 5 月 23 日,云養邦香港不是由澳優持有,而是由公司首席財務官王煒華(Wong Wei Hua Derek)100%持有。這不僅說明澳優在對云養邦香港的所有權上說謊,更是說明了 2019 年 7月收購少數股東權益的交易是非法的,因為那些高管實際上并不持有任何云養邦香港的股份。我們認為,這表明該收購實際上是一起為了讓公司內部人士中飽私囊的虛假交易,管理層依然可以通過持股該公司獲得利益。

5. 企業丑聞以及眾多未披露關聯方分銷商。

澳優的歷史充斥著丑聞。在審計師(安永)對澳優進行了指控之后,澳優的股票被停牌 2 年 4 個月(858 天)直到 2014 年 8 月。隨后的調查顯示,澳優虛增收入,并且某些高管試圖通過篡改公司賬簿和記錄來掩蓋財務造假行為。盡管澳優 CEO 因此下臺,但眾多與財務欺詐息息相關的高管卻仍然高居其位。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我們發現證據表明,盡管發生過丑聞,澳優仍繼續與公司高管秘密控制的分銷商進行未披露的關聯交易,這其中至少有 1 名前高管之前被曝光財務欺詐股東。

新聞標題: 殺人鯨一出手:10倍白馬澳優立馬跌20% 最新回應來了
新聞地址: http://www.zhongchouyinhang.com/finance/1114737.html
新聞標簽:來了  白馬  出手
Top
呱呱彩票网 安龙县 | 松溪县 | 调兵山市 | 新密市 | 岗巴县 | 靖宇县 | 霍林郭勒市 | 米脂县 | 盐源县 | 东明县 | 内黄县 | 静海县 | 治县。 | 西丰县 | 嘉峪关市 | 永昌县 | 建阳市 | 达孜县 | 克什克腾旗 | 汶川县 | 隆子县 | 巴林左旗 | 延长县 | 错那县 | 永州市 | 富顺县 | 六枝特区 | 奉贤区 | 常熟市 | 依兰县 | 涿州市 | 彰化市 | 沅陵县 | 连山 | 香格里拉县 | 巫山县 | 昂仁县 | 安西县 | 昌黎县 | 南通市 | 灵丘县 | 华安县 | 靖西县 | 湟源县 | 蕉岭县 | 西乡县 | 临沂市 | 育儿 | 当涂县 | 西丰县 | 长沙县 | 嘉义市 | 井陉县 | 锡林郭勒盟 | 乃东县 | 绥德县 | 治多县 | 富裕县 | 西丰县 | 时尚 | 三河市 | 绥棱县 | 康乐县 | 胶州市 | 潼关县 | 洞头县 | 辽阳县 | 遂溪县 | 锡林郭勒盟 | 高州市 | 来宾市 | 麻栗坡县 | 虞城县 | 城口县 | 东莞市 | 文登市 | 长乐市 | 商城县 | 仙居县 | 霍林郭勒市 | 前郭尔 | 宜兰市 | 汉川市 | 囊谦县 | 泰来县 | 利津县 | 仁怀市 | 洛扎县 | 达日县 | 隆德县 | 漾濞 | 丹江口市 | 杭锦旗 | 浙江省 | 泗水县 | 奉化市 | 湟中县 | 庆云县 | 左云县 | 卢氏县 | 托克逊县 | 永济市 | 凉山 | 祁连县 | 介休市 | 宾阳县 | 永福县 | 阳山县 | 无棣县 | 祁门县 | 东光县 | 黄浦区 | 阿城市 | 新密市 | 综艺 | 如皋市 | 迭部县 | 乳山市 | 台湾省 | 永春县 | 和田市 | 洪洞县 | 城口县 | 巴塘县 | 翁牛特旗 | 铜陵市 | 利津县 | 海阳市 | 太湖县 | 杭州市 | 瓦房店市 | 藁城市 | 陇川县 | 辰溪县 | 临汾市 | 谷城县 | 巴青县 | 平定县 | 寻乌县 | 岳普湖县 | 安新县 | 天等县 | 蕉岭县 | 京山县 | 九江县 | 肥城市 | 瑞昌市 | 保定市 | 高陵县 | 城固县 | 汤阴县 | 渭源县 | 新干县 | 洛川县 | 义乌市 | 三河市 | 雷州市 | 高台县 | 报价 | 松潘县 | 托克逊县 | 渭源县 | 本溪 | 项城市 | 肥城市 | 全南县 | 平陆县 | 娄底市 | 台安县 | 马龙县 | 桐庐县 | 柳州市 | 屏东县 | 池州市 | 惠来县 | 彭州市 | 平乡县 | 铜鼓县 | 吐鲁番市 | 剑阁县 | 会东县 | 屏山县 | 湘潭市 | 常山县 | 迁安市 | 白银市 | 湘潭市 | 清原 | 天台县 | 金塔县 | 井陉县 | 五莲县 | 营山县 | 陇川县 | 嘉黎县 | 洛扎县 | 弥勒县 | 安龙县 | 兰溪市 | 台州市 | 宁河县 | 陇西县 | 芜湖县 | 娱乐 | 米易县 | 北宁市 | 新田县 | 西城区 | 七台河市 | 攀枝花市 | 岗巴县 | 宁蒗 | 萨迦县 | 定边县 | 若尔盖县 | 弥渡县 | 万山特区 | 贡觉县 | 南安市 | 阿鲁科尔沁旗 | 太仆寺旗 | 通道 | 漠河县 | 武邑县 | 中山市 | 金秀 | 馆陶县 | 长汀县 | 津市市 | 两当县 | 鲁甸县 | 普兰县 | 西宁市 | 临洮县 | 桃源县 | 利辛县 | 临漳县 | 西贡区 | 长武县 | 文登市 | 黄大仙区 | 远安县 | 宁强县 | 德清县 | 河池市 | 彰化市 | 三江 | 西盟 | 芷江 | 大理市 | 江安县 |